鞍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蹙蛾眉

发布时间:2019-06-25 15:56:04 编辑:笔名

第三章尘 封幻梦中,吹不散的是如风的往事,梦中人苦苦的追寻,却不知梦醒后追寻的到底是什么。↑杂』志』虫↑幻梦从何而生,因何而入人们梦中,我不得而知。那梦中曾有的告谕,也终在茫茫然中被永远的忽视、遗忘……一、梦谕这一夜过去了,槿儿终于平静了许多,躺在床上又睡着了。而此时的昊昀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他将怀中的槿儿小心地放在床上,起身到外屋去了。坐在桌前,不知为何,自己的心里总是乱极了,怎么也无法安然睡去。他想起,自己与珑蒨分别又是一月,不知她是否安然无恙;与槿儿相伴而行又是一月,以前老将这丫头当作妹妹的他,不知为何,看到她伤心难过时,竟会有心痛的感觉。……好怪,昊昀觉得自己是有点怪怪的,可是哪里怪,仔细想去,却又说不上来了。桌上的烛光,昏暗的隐隐跳动着。不觉中,他也有点恍惚了起来。迎着昏黄的亮光,珑蒨熟悉的身影从光亮中,缓缓走了出来。依旧温柔可人,依旧惹人心痛,她缓缓来到了昊昀眼前。淡蓝色的衣裙,白皙的面容,红肿的双眼,和眼中依稀闪耀的泪花。“珑蒨真的是你么?”昊昀迎着那道倩影奔了过去。倩影似乎在躲避什么,远远的闪开了,幽幽的说道:“公子,你就听珑蒨一次吧,不要再思念珑蒨这苦命的人儿了,快回京城去吧。”“为什么?为什么?”昊昀对着那道倩影大声问道:“你知道么,我是如此想着你,无时无刻,想着你。为什么你就这般狠心,让我丢下你回去,这我昊昀做不到!”珑蒨看着昊昀,不再言语,只是不住的抽噎起来,但自己怎么也不愿到昊昀身边去,昊昀每走近一步,她就向后十步退去。亮光中,传来了一阵鸡啼,珑蒨顿时脸色苍白,对着昊昀慌忙说道:“公子,珑蒨要走了。还望公子不要再痴迷下去,早日回头是好。……公子,你就忘了我这苦命的人吧!”珑蒨的身体越加稀薄了起来,声音也似乎变得遥远起来……在一阵鸡鸣过后,她终于消失了,只留下昏黄跳跃的烛光。“珑蒨,不要走——”昊昀从桌上端坐了起来。原来是梦,可能是自己太过想念珑蒨了吧。可是这梦却又如此真切,周围的空气中似乎还残留有珑蒨身上那淡淡的沁兰香味。好奇怪的梦,昊昀开始有点不解起来。为什么梦中的珑蒨不愿意自己去搭救她……不管了,梦终究是梦,可是此时珑蒨的魂魄还在妖人手中,自己又怎能舍得丢下她不管了?昊昀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亮了起来。内屋的槿儿还在熟睡着。不如去村里的早集看看吧,随便能清醒下心神。昊昀将桌上的蜡烛吹灭,站起身,稍稍整理了下衣服,轻步向屋外走了出去。早晨的白溪村,笼罩在一片明媚暖和的阳光中。天色尚未彻底亮起来,村南边的集市早已是热闹喧嚷许多了。那边,卖鱼、卖鸡的小贩排成一行,相互抬价叫嚷着。这边,新鲜的果蔬整齐地摆放在小摊上,正等待着将它们购了去的人。那边,卖草药的小摊上,摆放着山参、当归、首乌等之类的药材,使人远远的便能嗅到药材散发出的清香。也许是远离中原的缘故,这小小的白溪村还保持着原始的交易规则。这里的居民似不喜欢用金银一类的钱物,多用一些贝类抵做钱物进行交易。昊昀曾听父亲提起过,南方居民性情纯良,交易多以“贝币”衡量,而且有时甚至就以物易物,图个轻松省事去了。如李甲看上了张乙的羊,想用自己的鱼交换,只要张乙答应了,便可将鱼留下,自己将羊牵走就是。对此,昊昀曾嗤笑说,这些人也真过于愚钝了,羊和鱼差别甚大,如是自己又怎会甘愿与他人就这样换了去。闻敬笑了笑,说,只要双方高兴,又有何不可,总比那些凡事斤斤计较的省心许多。昊昀沿着集市慢慢行着,心情也好起了许多。“卜卦、算命了,能算人吉凶、驱人灾祸、解人烦忧”角落中传来一阵低低的声音。那声音在嘈杂的集市中,显得阴沉了许多,几乎被声浪掩盖了去,不知为何,这声音竟能直直地传到了昊昀耳中,又将他带到了这卜卦摊前。对算命卜卦之类,昊昀向来是不信的,即使家中有个精通此道的父亲。在他看来,什么命运前途哪有早有注定的道理。可是,此时的他却被这声音吸引了过去,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自己怎会甘愿到卦摊前问命去了。卦摊中的术士端详了他好一会儿,仍是满脸的困惑不解。昊昀看着术士的脸,觉得甚是滑稽,却又不好意思打断专注的术士,只好忍着笑,任由那术士拉着自己的手,左右翻动地看了半天。许久,术士转而又盯着昊昀的脸,细细地看了起来。昊昀被他盯得有些不悦了起来,决定还是提醒下这个江湖术士的好,“高人,你能告诉我,你从我身上到底看出了什么来么?”术士止住了目光,微微叹气道:“怪哉,怪哉,老夫替人看相多年,从未见过这番奇怪的命相。”“喔?哪里奇怪了?”昊昀倒想看看这人又会说出什么怪异来。“怪哉,怪哉,”术士摇了摇头,“观人掌纹、面相能此人过去、现在、将来,而且这三者是相互贯通,本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的。可是,今天观公子的掌纹、面相,却好生奇怪。”“有什么奇怪的?”“公子命中似乎有奇怪的重叠交错部分。从公子命中,隐隐看到了两个公子的存在,如昼夜般交替相伴相存,这使得我无法推知公子的过去和将来。方人斗胆问公子,公子是否有孪生兄弟?”“不曾有过。”“这就奇了。从公子相中看,公子明有一血亲兄弟,而且他与公子的命运紧密相关,公子目前的烦恼多因他而起。怪了,怪了。”昊昀心想这术士不过胡言乱语,也不愿再多理他,留了点银钱,便匆匆离开了卦摊,任由这术士在那独自一人琢磨不透去了。回到客栈,槿儿醒来已是很久的样子。坐在床上,气呼呼地看着从外面进来的昊昀,撅着小嘴,不满地嚷嚷道:“坏昊昀哥哥,丢下槿儿一个人在这里。”唉,这丫头,一睡醒就开始吵闹,真是有点怕她了。还好早摸准了这丫头的脾气,昊昀可是早有准备的。只见他从背后变戏法般拿出了一只荷叶烧鸡,放在槿儿眼前,笑着说道:“我还不是出去找些东西,好来喂你这个馋鬼啊。”槿儿看着烧鸡,顿时笑脸盈盈了起来,一把抢过烧鸡,不再管昊昀去了。

鞍山的癫痫病医院
九江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松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