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搜狐IT张睿

2018-11-02 13:06:31

文/搜狐IT 张睿

写在前面: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款产品在朋友圈刷屏,曾经的疯狂猜图、魔漫相机,不久前的脸萌。他们走过的路径是相似的,莫名其妙在朋友圈爆红,用户快速增长,一大波媒体采访和业内讨论,然后热度下降,公众视线转移,用户增长放缓

本文采访了这些爆红的产品,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产品成名运气因素,很快熄火也是必然结果,因为朋友圈就是这样。开发者们要把握好机会,找到真正的用户。

三个一夜爆红的故事

2014年端午节,深圳的一个烧烤店里,几个兴奋的年轻人在喝酒庆祝,他们做的产品脸萌刚刚登陆苹果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榜首,iOS和Android两平台单日下载量超过50万。这个90后为主的创业团队,接下来将面对一大波的媒体采访以及行业关注,为什么成功?会不会昙花一现?如何持续?不管他们是否已经准备好,这些问题很快将如暴雨般砸向他们。

这一情形是如此的似曾相识。时间回调一年,2013年5月底,北京的豪滕嘉科团队正在享受成功的喜悦,他们的产品疯狂猜图火了,新增用户成指数型增长,到高峰时期日新增用户达到120万。我们没有专门庆祝,豪滕嘉科CEO曹晓刚回忆说:我们预想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5个月后,疯狂猜图创造的纪录被另一家北京的创业公司百舜华年开发的魔漫相机打破,魔漫相机日新增用户时达到300多万,并且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内维持着日均100多万的用户增长。百舜华年创始人黄光明谈及当时的辉煌很淡定:我们做了6年漫画,我们内心是很强大的。

脸萌、疯狂猜图以及魔漫相机,可以被贴上这样几个相同的标签:创业、朋友圈、爆红、现象级。这三款来自初创公司的产品,在不同的时间以相似的节奏大举攻占了朋友圈,并且以令人艳羡的速度刷新用户量,登顶排行榜。一段时间之后,它们默默地淡出朋友圈,退出排行榜,消失在我们的谈资中。

为什么会火?为什么昙花一现?

脸萌创始人、25岁的小伙子郭列大概从来没有在短时间内受到过这么密集的关注,每周十几家媒体的采访让郭列有点招架不住了,他很礼貌地给媒体回复短信: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专注产品,暂时不接受采访,希望理解!

疯狂猜图曹晓刚和魔漫相机黄光明当初也是类似的际遇。提给他们的问题都差不多:为什么会爆红?会不会昙花一现?如何盈利?他们的回答也是类似的:找到了用户的需求,产品足够有趣,会持续提升用户体验,不着急盈利。

成功的产品总是相似的(如果把它们当作成功的话),失败的产品却各有各的原因,事后诸葛好当,老生常谈无新。

的,我们终会发现,这些问题只有一个答案:爆红靠运气,早晚会过气。

尽管他们的产品某种程度上确实解决了用户的一些问题,比如创造一个卡通头像的新奇心理,显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得瑟心理,但是这些并没有成为他们爆红朋友圈的全部原因。肯定有运气因素。曹晓刚表示。

正如郭列在知乎的回答:80%是狗屎运,20%是一群机智的少年,每天被老板(我)威逼利诱加班。每个创业者都希望自己的产品像脸萌、疯狂猜图以及魔漫相机一样,不花什么钱推广却一夜爆红,但问题是,80%的狗屎运是不是在你的脚下?

爱也朋友圈,恨也朋友圈

虽然一款产品成名运气很重要,但是核心的其实是朋友圈这一传播渠道。

我认为朋友圈是现在开放的社交络。曹晓刚说,微博肯定更容易变现,但是朋友圈的在真实用户中的影响力更大。疯狂猜图是真正借助朋友圈火起来的个应用,从产品之初便考虑了用户在朋友圈内的互动,如今朋友圈每天仍然能为疯狂猜图及其兄弟产品带去100万的独立访问用户。

黄光明分析称:一款产品在朋友圈爆红与朋友圈本身的特点有关系,这里有很多关注移动互联的用户。但这个热度是短期发生的,顶多持续两三周。他认为,朋友圈只是推广的一部分,多条传播途径应该均衡发展。

如果往前看,朋友圈实际上延续了以前的开心、人人、新浪微博的角色,那时候偷菜火过,签到火过,终究免不了被用户遗忘的命运。一直做社交游戏开发的曹晓刚认为社交游戏的流行周期是半年。

然而到朋友圈的时代,这个周期更短了,疯狂猜图和魔漫相机用户快速增长持续了两个月,脸萌则刚流行了一个月。这种爆红之后的沉寂的命运几乎是必然的,与产品本身反而没有多大关系,社交络的传播就是这么让人又爱又恨。

重要的是过滤掉看热闹的用户

既然那些捧红你的用户终仍然会抛弃你,是不是你只能掩面而泣?不是的,那些来了又走的用户不过是看热闹的观光团罢了。

一夜爆红帮老大哥唱吧2012年创造了上线4天便登顶App Store的骄人成绩,这背后新浪微博的传播作用不容忽视。同样是通过社交络进行初期用户推广,唱吧终能够摆脱依赖,形成自己的用户和社区,提供了一些借鉴意义。

唱吧CEO陈华说,在产品小有名气的时候总有一大波观光团用户过来凑热闹,但热闹期过了之后留下的用户才是真正的用户,产品运营者要做的是忽略观光团用户,重点保护留下来的用户。

郭列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现在的暴涨非常不正常,我们的目标用户是年轻人,很多其他年龄段的人群从众进来,肯定是会离开的,这个很正常。

但是这些看热闹的用户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曹晓刚认为,他们让开发者少走很多路获得运营百万、千万用户的经验,并且能够丰富产品开发思路。

从这个角度看,爆红然后过气并没什么值得惋惜或者批评的,反而是一种令人欣喜的平衡之道。

所以,没必要纠结短时间爆红是好事还是坏事,也没必要批评它们生命力强或者不强,等下一个爆红的产品出现。出名不易,且行且珍惜。

电火箱
钢结构检测鉴定
仓储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