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仙妃难为

发布时间:2019-06-25 12:10:37 编辑:笔名

缘!妙不可言!第三十二章,净月山这日,白云一人来到了云龙帝国边城。据说边城有座山,山上有个洞,洞里有个修仙门派!云轻在芥子境域里对白云说,上次在罗源城里杀的那些人,身家不错。在他们的储物戒子里,搜到了不少五阶以上的妖丹。这些妖丹,正适合她现在用,所以,她需要赶紧闭关一段时日。至于泷澈么,他比较闲。他说,他想学煮饭,为了以后白云不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能吃上无数美味。而,很自然的,同样闲的要命的小麒麟初陌,也决定留在里头享受清闲!偶尔,还可以给泷澈试试菜。唯有需要生活历练的白云,坚定的出了安乐窝似的芥子境域。虽然,她还不能驾驶金丹期才能用的飞毯。但是,普通的御剑飞行,作为一名筑基期修士,还是可以做到的。于是,就向云轻讨要了一柄廉价的飞剑,悠然自得的单飞了!单飞的感觉很新鲜,只要避开森林密集的地方,基本不会遇见高阶妖兽。所以,她几乎是边玩,边逛。四处游玩!这日,风和日丽!单飞了很久的白云,总算到了此行目的地。这个大陆上的一个修真门派的山门。这个大陆修真者确实多,但凡人却更多。修真者也几乎都混迹在凡人世界里,他们并没有像中国古代所记载的那样需要清心寡欲。不过有一个地方列外,那就是云龙帝国边城,靖西山上的净月门!净月门的祖师净月真人据说已经化神后期修为,此人孤傲。已经几百年没露过面了。白云想到来这里,还是听了泷澈的话。他说,有云母晶炼制本命法宝固然不错,但如果有另一样赤炎土的话。炼制出来的本命法宝就能拥有炽热的火属性,变成锅具用的时候,就不用生火了!虽然,她很不满意他这种吃货的思想。不过。想想多了一个功能总是好的。而赤炎土只有净月门有,他们从不拿出来交易。所以,只有白云自己混进去。找机会弄了!可是净月门的收人条件十分苛刻。比如,他们对灵根的要求,就起码是双灵根以上。所以,虽然净月派人少。但弟子普遍质量都很高。可以说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对此,白云心里有些发虚。她是混元灵根。知道的人说她是天才,不知道的人说她是废材。可云轻说了,知道混元灵根这回事的,这个低级灵界也就那个流姬。如此。净月门能不能收她入门还是个未知数。净月山座落在边城的西侧,山外罩着透明的结界。白云此时已然驾着飞剑停在了结界外头,她好奇的往里张望了会。只见。半山腰上盖了几间茅屋,如此。再无其它!白云眉头微扯,很是无语。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陆修真门派?为什么让人感觉萧索的不知所以?她还架着飞剑在天上晃悠的时候,山里头就有人瞅见她了。那是个七八岁大的孩童,正站在的茅屋顶上,冲着白云叫道。“道友可是来寻人的?”“额!我是来拜师的!”白云降下飞剑,尽力和那孩子平视。一看不得了,这孩童竟是筑基初期修士,和白云的修为不相上下。看来,这净月门果然藏龙卧虎,那满地茅屋,或许只是特殊爱好罢了。“拜师?”那孩子一身破旧布衣,头发只用一根粗布绑在身后。“那我去叫师父!”说罢,就轻飘飘的跃下茅屋,走到一间破落的茅屋门前,一脚踹了进去。看到这里,白云的嘴角抽上了。,见那孩子抓着一个身着布衣老头的那一头花白长发,将人拖在地上倒拉出茅屋门口时,顿时,被深深的震撼到了。这孩子还能再牛气点?那老头也是能人啊!这样被人当拖把一样拖出门外,竟然依旧呼呼大睡,手里还抱着个酒坛子。一副酒醉不醒的摸样!白云,放出神识探了探,此人的修为高妙,她竟探测不出半丝水准。“师父!师父!有人要拜师!”小男孩摇了摇地上鼾声正甘的老头,摇晃了许久,却见他依旧不醒。于是,他抓了抓鸟窝式的头发,,做出一件另人发指的事来。只见他,利落的解开裤腰带,嘴巴一厥,一泡新鲜的童子尿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浇在了老头脑门上。“!”白云忽然觉的自己很对不起那老人家,如果不是她要来拜师什么的。他那个神一样的徒儿,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来。“啊!呸呸!你丫的臭小子,又冲老子撒尿。老子我我!”那老头总算是被这泡热腾腾的尿浇醒了,那是红了眼睛一肚子的怒火。他一把扯过正在系裤带的小男孩,毫不犹豫的一脚就踢飞了出去,正好砸在白云所在位子的结界上。‘嘭’的一声,他撞上有弹力的结界后,又‘嗖’的一声被弹力,猛然,反弹回去。‘轰’的一声将一所茅屋撞塌了!塌了一地的茅草屋上,那孩子东倒西歪的挂在几根斜倒的房梁上。俨然是,晕死过去了。老头也不管他,给自己施放一个水流冲击术,将自己从里到外清洗了一遍,顺便又把酒坛子丢进了储物戒子。打理好自身,抬头时总算是发现了白云,摸了摸长的几乎拖地的白胡子笑了。“小友到来,所为何事?”“我来拜师!”白云对刚才那彪悍的一幕依旧震惊的无以复加,此时,她有种想脚底抹油直接溜走的冲动。但,理智还是让她勉为其难的坚持了下来。“拜师?”老头一双精亮的眼睛细细打量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可惜道。“混元灵根!可惜你已经不需要拜师了。说吧!你来净月门的目的是什么?”“!”白云闻言,知道自己怕是遇上能人了。云轻似乎也低估了这个世界的修仙者啊!考量了许久,白云终还是决定,直接说明了来意。“我要赤炎土!”“赤炎土?”那老头听后,又摸了摸胡子似在琢磨着什么。不多时,忽见他眼神一亮,笑眯眯的对白云说道。“这东西我们确实有。不过。我们却是不卖的!但是!”“但是什么?”白云站在飞剑上,觉的腿斗站酸了。心中暗想,以后自己做飞行器时。一定要宽敞些才好。“但是,你可以拿别的东西换!”“你想要什么?”白云淡问,面色不改,心里却在担心他提出的要求自己或许根本无法做到。“苦力!”老头笑眯眯的看着她。一双眼睛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看你现在的骨架,应该已经修出中级灵器水平了!这样吧!你帮我把那小子的骨头修炼到你那程度就成了!”他说的那小子。自然就是那个敢在他脑门上撒尿的小徒弟。“你这不是难为人吗!”白云很是郁闷,自己是混元灵根,把骨头弄碎那种破办法才能用。刚那小子她看过了,人家是火系天灵根啊!骨头要是断了没几帖灵药还真好不起来。“是不是难为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赤炎土只有我们净月门有。只此一家,别无他选!”这净月门的老头一身粗布白衣,雪白的头发用一根麻绳系在身后。胡子长长白眉飘飘,怎么看怎么仙风道骨。却不想这般势利眼!不过。那泡童子尿一景,白云恐怕永生难忘了。缘!妙不可言!第三十三章,修骨白云没有马上答应他,而是暂且告别。她先是御剑去了山下的边城,花了一块下品灵石住进一间普通的三流客栈。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里进了芥子境域。一进去,她就落在自己那栋十层小高楼的大门口,顿时一阵麻辣火锅的味道立刻冲进鼻孔。白云勾起嘴角笑了,低头往水潭边的厨房那一看,果然见泷澈和初陌在鼓捣一个一米宽的大火锅。熊猫畔风此时,正躺在竹筏上睡大觉,云轻么?不用说肯定是在闭关了,在没有消耗掉所有妖丹,怕是不会从她的绣楼里出来了。“小白白回来做什么?东西拿到了?”泷澈一边用风刃切割肉片,一边小心的看着火。他不能掌控凡火,所以,很怕自己体内的太阳真火把火锅底下那点火给灭了。“没有!”白云干脆坐在小浮岛的边缘上低头看着他,不得不说泷澈的手艺精进的非常迅速,基本只要看她做一边,他就能全记住,然后试验后,做的比白云还好。“净月门一个老头说除非我帮他徒弟把骨头练成我这样,否则就没有赤炎土!”“不难哦!”泷澈将处理好的肉片整齐的放进漂亮的雕花瓷盘里,又开始切姜片和蒜苗。“将他骨头打碎后,再灌一道你的灵气精华进去,慢慢修复就成。再让他自己把自身灵气好好注入到骨架里去,这样反复二十次就差不多咯。”“要多久!”她可不想在这里耗个十年二十年的!“不久哦!三年就够了!”泷澈鼓捣完调料,又开始切灵草!一边切,一边将根茎等丢进已经沸腾的火锅汤头里。“你这是做药膳?”白云看着稀奇,泷澈举一反三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出众。“呀呀呀!云轻弄的很多灵草都已经到了成熟期咯,不用掉药效就会完全消失滴。正好可以用来给你提高修为拉!”泷澈拿着锅铲抬头笑眯眯的看着白云,眼里透过一抹玩味。“少爷我做菜是不是很美?”“不美!倒是很有居家丈夫的感觉!”白云自然看到他眼里的那抹意味不明,一个纵身施展一个低级御风术,她的身体就轻轻降到了他身边。“对我这么好做什么?”“对你好就是对他自己好,你的修为涨的快,他就有升级的机会!又可以吃到好吃的。何乐而不为?”一边早就吃上的初陌,特地给白云拿了双筷子。看白痴似的瞪了她一样,又低头啃起自己碗里的肉片。他体型小,吃的不多,一片肉就够他吃很久。白云无所谓的耸耸肩,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于是,拿起初陌放在她身前桌上的筷子夹了片肉放火锅里涮了涮。见肉熟了就夹出来放进调料碗里沾沾。,夹在嘴边吹了吹一口就咬了下去。“味道不错!”她胡乱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把筷子上剩下的全塞进嘴里。“一会我还出去。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为了本命法宝,值得!”“呀呀!孺子可教也!”第二天,天刚亮。白云以出芥子境域。就向店掌柜退了房,出门后。立即架起飞剑飞去了净月山。这回,迎接她的却不是昨天那个孩子,也不是那个老头。而是个结丹初期女修士,甚至。关于昨天的事她显然是个知情的。所以,见到白云的时候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直接打开结界就将她放进来。“小丫头不错。几岁了?”那名结丹女修士慈祥的笑着,将白云引进自己住的茅屋。她的茅屋就在昨天那个老头的隔壁!茅屋里的布置很简单。有一张方木桌,四张方凳,一张木床。此外,再无它物。女修士领着她在桌边的凳子上坐下,笑笑的看着她。“额!11了吧!”白云太久没有注意过这些,几乎都忘了自己现在的年龄,差点就要奔出个28!“11岁就筑基成功,确实很难得了!”那女修士笑的平淡,但白云却在她平淡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丝妒忌!顿时,没有心情再和她多说。于是就直接问了昨天那老头的去向,女修士也没多想,说。“师兄每天都要去后山给新进弟子上早课,再有一会就该回来了!”白云暗暗想了想,昨天她来找的时候正是下午!看来这名女修士说的应该不假,而且,她并没有骗她的必要。“那我就在这等吧!可以吗?”“自然可以!”话罢,那女修士准身走去了床边。自己坐到木床上打起坐修炼了,也不管屋里的白云。反正修真者的财物都放进储物戒子里,茅屋里简陋的几乎没有东西。也不怕人窥视什么!在修真界里,也没有俗世间的那些客套。她将白云引进屋里坐着,也算尽了作为主人家的本分。没过一会,那老头果然领着小徒弟,从后山回来了。这人神识强大,一来就感受到了白云的气息。即刻,笑呵呵的走进这间茅屋。先是跟屋里的女修士问了礼,道了声。“多谢静园师妹替我招待客人!”“呵呵,青玉师兄,不过举手之劳,要什么谢!”白云这才知道,这女修士竟是外面人称修真天才的静园真人,据说她,十五岁就筑基成功了。难怪,刚刚听白云说她才11岁时,面色会透出那么一丝的不甘。不过,就算没有白云,她如今也比不过她师兄青玉真人的小徒儿了。那小子才七八岁年华吧!对此连白云都不免有些妒忌了!“丫头来了!那意思就是决定了是吧!”他拂着白白的长胡子,笑的眼睛都看不了。“那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呢!”“呵呵!”白云笑笑的看了眼,跟在老头身畔的小男孩。“只要你不心疼,随时都可以开始哦!”打断人骨头什么的,大妖怪泷澈喜欢干,白云更喜欢干。大妖怪折磨了她那么久,她好歹终于可以找个人发泄回来了。所以此时的白云内心非常黑暗。“这个么!得先好好准备下!”他低头看了看还不知情,所以一脸无谓的小徒弟,笑的如偷腥的猫。“呵呵!是啊!”白云眯起眼睛若有意味的打量着那个小孩,心想,你竟然敢尿你师父,也该有心理准备承受你师父的报复吧!“你们想干什么?”这时,一直觉的白云和自己师父眼神怪怪的小男孩。终于忍不住一阵恶寒。很有不好的预感!缘!妙不可言!第三十四章,碎骨和静园真人告别后,白云跟随青玉真人到了后山。后山应正了那句话,边城有座山,山上有个洞,洞里有个净月门。原来,真正的净月门是修在后山的天然石洞里的。巨大的洞口足有几十米高。几十米宽。洞内则有近千米的宽度。竟是生生将整座山都掏空了。顺着洞壁盖着数不清的石头屋子,座座雕花砌玉好不奢华。和前山那几座茅屋压根不是同个世界的!白云看着这样的后山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这个不着调的门派了,本来她已经做好迎接更多茅屋的心里准备。没想到竟然出现的是这几百间精美绝伦的屋宇。甚至,还有人盖了些山亭,在山亭边上种上各种美艳的花儿。青玉真人自得的看了震惊中的白云一眼,笑的好不骄傲。“我净月门几千年的基业。如何只会是那点茅屋!小友你说是吧!”“确实非凡!”此时,白云也非常认同他的话。起始,是她小看了人家。青玉真人御上飞剑,将白云和自己的小徒儿带入中间一排的一间石屋,途中遇见几个筑基期的弟子。他们都恭恭敬敬得对青玉道了声师祖。原来,青玉真人竟是位元婴修士!青玉手指翻飞,点出无数金色的光线撒在那个石屋的门楣上。只见光芒一动再动。不一会就破了屋口的阵法结界。他挥挥手,让白云和徒弟进去。自己笑眯眯站在洞口说!“我在这屋口设置了隔音结界,小友你们慢慢玩!”说罢手一挥,刚才罩在屋外的结界便又再次启动了。而青玉,大袖一挥,架上飞剑经自飞了,独留白云和那个小孩在里面。青玉走后,白云仔细的打量了这个石屋,只见内里摆设精致,是典型的三室一厅。现在他们所在大厅里,更是用金玉等俗物,雕刻出桌椅摆设。厅内正上方还挂有术法灯光,放在白玉雕成的灯罩里。很有现代社会水晶吊灯的感觉,只是这个灯光更自然一些。看完这个石屋,白云就开始拿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青玉的小徒弟。这个敢在青玉脑门上撒尿的小男孩,见她眼神如此诡异,突然无比惊慌的瞪着她。“你你想玩什么?人家人家还是个小孩!”“!”白云扶额,想不出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思想。“你在想什么?”“你不是要强暴我吧?养成什么的一点也不好玩啊!真的!”小男孩一副怕怕的摸样,闪身缩到屋子的角落里蹲着,小眼神弱弱的看着白云。“养成?”白云眉毛一挑,看着那倒霉孩子的眼神不纠结了。相反的,很是有些幸灾乐祸。“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告诉我,我就掐断你的骨头!”白云笑眯眯的走向他,一双手捏的骨头哗啦啦的响。“说还是不说?”“切!”那倒霉孩子突然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傲然的从角落里站起来。“你不过也就是筑基初期,老子也是筑基初期!你确定就你能掐断我的骨头?”“你试试!”“哼!看老子先把你个不自量力的臭丫头的骨头先崩咯!”这小子是个行动派,话音刚落已经猛的向白云发起攻击。对着白云的肩膀,一个右手刀就劈了过去。那动作十分利落去势如闪电般,又快又急,隐约还夹杂着风动。白云见他飞快的出击,露出个赞赏的眼神。身体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伸手就将他劈来的手强行抓住。那小子立刻使力抽了抽,硬是没能从她手里脱出来。他却也不急,借着白云手上的扯劲,右脚忽然飞踢而起,向白云蹬去。白云见此一笑,索性丢了他的右手。后退一步,右手一把抓住他的飞来一脚,手一扭将脚掰正拉直,另一只手一拳就轰在他脚底心上。‘轰!’的一声,那倒霉孩子直接被打飞出去,硬生生的撞到石头墙壁上。后又灰溜溜的砸落地面。如此一番,竟已断了几根助骨,他这时却一点也未在意,惊喜的看着白云。“美女,以前哪混的?”这句,实有些试探的意味,但。正是白云要等的。“呵呵!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白云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倒霉孩子。“帅哥?”“嘿嘿!我叫沈乐!以前在中国干国际刑警的!”沈乐掐媚的笑着,看的白云直乐呵。“小子哎!行啊!当着姑娘我的面,都能在你师父头上撒尿。你是男的就不要脸了是吧!”白云没好气的看着他,心想,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那个!谁让那老家伙总是变着法子整我!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沈乐摸着自己断骨的后背,皱着眉头忍着痛。哀怨的看着她。“我说,你下手也太黑了吧!要是断了脊柱,你养我一辈子啊!”“嘿嘿!反正都是要断的,迟断早断一样!”白云这回可是乐的两眼发光啊。如果,沈乐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普通修仙小孩。那她,还真有点不知如何下手。可现在,她压根是全无顾忌。甚至。觉得这事,错过了就太可惜了!虐待成年人,自然比虐待小屁孩要不那么有心理障碍啊!而且,人家也不是白白被虐的,她就更没有什么良心上的责备了。难怪,泷澈总想着虐她!不过,他比她变态,他压根不知道她有个成年人的灵魂。更郁闷的是,那丫的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精神。“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那便宜师父就是那么好欺负的么?任你在他头上撒尿也不揍你?”“那老头居然雇佣你报复我?”沈乐不敢置信的瞪着白云,哆嗦道。“美女,看在我们同是穿越人的份上,您放过我吧!”“嘿嘿!”白云索性蹲在他身前,一手轻轻附上他粉嫩的小脸。突然发现这家伙居然长的不错。“本来嘛!我还有点下不了手!可是现在!”‘咯啦’‘咯啦’‘咯啦’‘咯啦’‘咯啦’“啊!啊~~~~~~~~~~~~~~~~~~~!”骨头碎裂声和尖锐的痛呼声在这个不大的石屋里,震耳欲聋。“呵呵呵呵呵!”白云一边阴沉沉的笑着,一边慢慢的掐碎沈乐的骨头。听着他撩人的痛哭声,觉的心情不是一般的舒坦。缘!妙不可言!第三十五章,注灵沈乐的意志力出奇的坚强,在被白云掐断全身骨架后。他依然忍受着剧痛喘息着,一双眼睛充血通红的瞪着白云。他已然是痛的发不出一点声音了!而此时,前山的茅草屋里,沈乐的便宜师父青玉真人,正摸着胡子兴高采烈的看着墙壁上的偷天镜。那是一一面圆圆的有五十厘米直径的黑色镜子,如果白云现在看见的话一定会惊的说不出话来。这镜子里反映的,分明就是白云和沈乐现在所在的房间里的景象,白云边掐碎沈乐的骨头,一边阴惨惨的笑,这一切动作无一不暴露在青玉真人眼底。“血腥太血腥了,这女娃子的手段相当残暴啊!”青玉笑眯眯的边摸胡子边感叹。“喜欢!太喜欢了!早该让这混小子吃吃寡!哼!可惜这镜子听不到声音!”白云在掐断沈乐全身骨头后,总算是解气了。看着对她报以满眼愤恨的沈乐,决定暂且放过他了。“小子,别不高兴,你那便宜师父怎会真舍得把你就这么费了呢!不过是给你把身体质量搞上去而以!”随后,她按照泷澈所教授的方法给他的身体注入了一道精纯的混元精气中生成的本元灵力。那本元灵力一入沈乐的身体,沈乐就感觉一道清流马上开始修复起自己的骨头碎渣。不过速度很是差强人意!这是自然的,白云的本元灵力在白云身体里是如鱼得水,这到了沈乐身上,效用已经少了十之*。速度自然就跟不上去了,不过这样也是一件好事!“修复的慢好啊!”白云阴测测的笑着,心想还不疼死你。“快把自己的灵力注入到骨头里去。然后,用灵力把骨头链接起来,不然,骨架修好了,也是畸形!”沈乐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发誓以后一定把青玉那老爷子当神一样供着。那老头居然找了这么个变态来折磨他,他现在连哭的时间都没有。忙着催动灵力链接一身骨头渣子!白云见他已然进入了状态。就拍拍手站起来。走到那雕工精致的玉桌前,从储物戒子里搜罗出一堆的吃食摆上。有各种各样的糕点,有还热气腾腾的麻辣锅子。有鲜香纯美的海鲜。还有熊猫酿的竹叶清酒。不用说,这些都是泷澈为她准备的,全都是灵药膳。可谓,十全大补餐。不过。这些东西,白云可不敢多吃。昨天在空间里吃了一片麻辣锅子肉。居然立刻从肚子里冲出一股凶猛的灵气,差点就被撑的走火入魔了。好在泷澈马上教她调息修炼,不然她很有可能死在一片肉上。所以,现在的白云对于桌上这些美味。那是相当的珍惜。她拿着一双白玉筷子,在一桌子菜肴上犹豫了很久。终于,下了很大决心似地。拿筷子在麻辣锅子里涮了一片肉,吞了。又喝了口熊猫自酿的竹叶清酒。随即,立刻放下筷子将食物又都收回储物戒子里。然后,跑到一边的空地上,就地坐下打坐。将肚子里突然升腾而起的灵气,慢慢的疏导进经脉,然后汇聚在丹田里。这样一股灵气足足让她吸收了近三小时,丹田里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这就是灵药膳的效果!不过,普通的灵药膳自然是达不到这种逆天的效果的,只是云轻弄来的灵药很多都已经很有年头了,更何况,她是个只挑珍惜灵草的挑剔货。重要的一点是,芥子境域是自成一个时空。那只熊猫就是空间的主宰,他要是想,空间里头除了白云这些人和妖怪,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他的天下,催熟一根植物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熊猫为什么不能拿白云和泷澈这些人怎么样呢?答案很简单,因为,他的修为没人家高啊!它不过是一只刚修出形体的器灵,论实力,连练气都还没到!只不过是灵气凝成实体后有了自身意识而以。三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白云收功后起身去看了看依旧躺在墙角的沈乐。见他正有条不絮的用灵气整理着骨头,没啥问题的样子就再也懒的理他了。反正次碎骨修复没个一两年是不成的,她正好趁此机会闭个关。不过在别人的地盘上,她可不敢公然进入芥子境域。说不准那个青玉老头就在着屋子里设计了一些,可以偷看偷听之类的阵法。如果真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芥子境域的存在相信真的能让很多人疯狂。白云在石屋的三个房间里挑了一间,把门关上。她悠闲的坐在白玉雕成的公主床上,打量着这个房间,想着一件和修炼完全不搭嘎的事。她想,熊猫是个没见识的乡巴佬,芥子境域里弄的玩意都是些粗货。凳子就是个方形的石头,床铺还是个方形的石头,桌子又是个方形的石头。她那栋十层小高楼,就是个淘成一层层中空的大方石头,窗户和门也是方形的!本来,白云也就觉得简约了些!可如今看见人家这些精美的事物,觉得自己的生活质量实在太糟糕了。于是,她现在就想着如何改善芥子境域里的环境!雕花什么的总是特别难学,还非常耗时间。白云有点犹豫,毕竟为了的生活而荒废修炼,太亏了。可让她继续过简陋的生活又很不甘心。她这样坐在床上想了整整一天,仍然没有想到合理的办法。终,她又想到了芥子境域里那几只妖怪,可她现在又不敢进去。这该如何是好?于是,她摸了摸一直揣在怀里的那个黑色水晶球,就是那个芥子境域的实体。想到里面那只胖熊猫,特别不是滋味。‘这只国宝什么时候能把眼光提上去呢!’她这样在心里想着!‘主人!你是在叫我么!’突然,熊猫畔风的声音回荡在白云的脑海里,白云顿时被吓了一跳。双眼观望了四周一会。却没发现他。‘主人,我在芥子境域里呢!我能跟你通过灵识联系的!’白云脑海里又传来熊猫的声音!缘!妙不可言!第三十六章,木偶术‘原来是这样!’白云勾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立刻明白自己和胖熊猫是主仆关系,能用灵识联系一点都不稀奇。‘主人!你刚才叫我什么事?’‘说你手艺差呢!’白云即刻又想起了自己一直烦恼的问题,眉毛一扯在脑海里讲道。‘你会雕花吗?’‘雕花?’熊猫的声音断了一会,似想了想又说。‘不会。那是什么?’‘!’白云觉得跟他说话有点吃力了。于是只能问。‘你能出来吗!’‘不能!起码要等化神以后!’‘哎!’白云叹口气,觉得自己也许就要一直过那种穷酸日子了。‘主人,你是想找帮手吗?’‘算是吧!’她现在已经懒的和他说了!‘九尾天狐说她可以教你傀儡术!’‘傀儡?云轻出来了?’白云一听。立刻又兴奋了。‘那玩意好弄吗!具体什么作用?’‘我把记录玉牒传出来,你收一下。她说你看了就知道了!’于是,熊猫已经主动断绝和白云的联络了,看来他对这样的联络并不热衷。没一会儿。白云怀里马上多出一个碧绿的雕花玉牒。白云将神识放进去,果然是制造傀儡的方法。里面总共讲有三种傀儡做法。种是的粗使傀儡,用料简单,只要普通木材和下品灵石用上普通机关术组合就可以,能用来简单的扫地、看门、清理垃圾!第二种。要高级些,用料也高级得多,用的是玄皇木、玉精和中品灵石。机关术也是高级等阶的,制作要花费些精力。这种傀儡。能用来做饭,烧菜,锄地,种菜,种花,浇水,雕刻,有效却规定的整理房间。因为,它们是记录主人特别的设置的,跟现代的自动洗衣机原理差不多。第三种酒厉害了!它们几乎和人长的一样,甚至还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修为也可以通过自主吸收灵气升级。不过,需要特殊的阵法设计,材料更是匪夷所思的很,几乎都是白云没听过的。所以,这个就被她直接忽略了。她现在对第二种傀儡比较感兴趣,基本上只要有了这种傀儡她目前的想法都能实现了。就是这玄皇木和玉精比较难找,正愁间。突然一阵‘哗啦’的响声,白云所在的房间里立刻堆满了玄皇木,一堆乱七八糟的玉精。‘主人,这些东西是那只饕餮给的,说这些垃圾就赏你玩了!那个畔风冒昧的问句,你两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看着不像正常夫妻似地!难道,你是被强迫的?’白云的脑海里忽然又想起熊猫的声音,不过这次白云有想把它抓出来修理一番的冲动。‘这问题,跟你有关系吗!’白云说完就再也不理他了,将地上一堆材料收进储物戒子里。心想,‘我怎么就忘了泷澈和云轻那两只大妖怪呢!’那俩个人起码都活了千年有余了,身上的宝贝能少么?对于他们以前的修为来说,玄皇木和玉精这种东西,真就是占空间的垃圾。其实,也算白云运气好,青玉真人虽然不时关注着这个石屋,但他基本都在意大厅里的沈乐。所以,没有对白云的房间进行过窥视,大概还是因为白云是女孩,他怕看见不该看的吧。但是,如果让他看见泷澈当垃圾丢来的这一堆东西,指不定就马上跳起来要跟白云分杯羹了。这些东西可都是炼制法宝的高级炼器材料,这个大陆上却是不多的。做傀儡也不是手到擒来的事,首先就要学会炼器。所以,白云研究了几天,觉得还是先将修为升上去。三年时间,靠着灵药膳修到筑基中期完全不是问题,多余的时间在用来制造傀儡正好。于是,日子就在她吃吃药膳打打坐间过去了,转眼已经是两年后。这天,白云正呆在房间的桌子上吃着药膳,忽然,房间的门被一阵巨力一掌拍碎。一个浑身爆裂气息的煞星,瞪着双发红的眼睛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哟!好了呀!”白云吃了片红烧肉,用手帕抹了抹嘴角的油,笑眯眯的看着他。原来,是那沈乐终于将身上的骨头修复完全了,现在正满肚子怨气想找白云报复呢!“看招!”沈乐一声暴喝,一个飞身就向白云打来。拳风阵阵,一副肃杀之气。白云这时正好把红烧肉吞下去,手上筷子一扫就将那来势凶猛的拳头别了开去。沈乐见一招不中,提腿就飞踢过去。白云见他还是这打法,只觉的太不长进。依旧老办法,抓住他的脚,在脚底心一拳轰去。就将他打飞了!然后,这回墙被他身体直接撞翻,人却没事的跳了起来。“你小子这是怎么回事!”白云无语的看着从一堆石头渣子里爬起来,正‘呸呸’的吐着嘴里的灰尘的沈乐。“就你那都市流氓打法能打得过我这太极拳?”“呸!老子我早晚把你打趴下!”沈乐很是不服气,一双赤红的双眼狠狠的瞪着白云。“你说你叫什么名字!老子总得把仇人的名字记住,等哪天报仇用!”“成啊!本姑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白云!”白云细细的看着眼前的沈乐,心想这也过了两年了,这小子也长高了不少啊。好在是筑基修士,已经辟谷了,不然还真有可能饿死他。不过,看着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孩,整天自称老子老子的还真别钮。“切!名字倒还文雅!没想到心那么狠!”沈乐自知打不过,也就没在傻头傻脑的上去讨打了。只是不服气的站在那堆石头渣子上看着她,双手抱胸一副硬气的样子。“你小子,得了便宜还要找我报仇,这世道真是没救了!”白云打趣的看着他,将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笑的很是有些奸险!“骨头硬了不少啊!这强度离你那便宜师父的要求还差了点,一会本姑娘再给你掐上已遍!”(未完待续)

杭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三明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张掖治癫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