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陕西榆林一矿权被非法强占法调解遭当地

发布时间:2019-06-13 18:23:40 编辑:笔名

陕西榆林一矿权被非法强占 法调解遭当地法院否定

2006年法院的调解书(中国之声 白宇/摄)2006年法院的调解书(中国之声 白宇/摄)2008年榆林中院否定院违法的裁定(中国之声 白宇/摄)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近日,中国之声关于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案件不能按法定的办”的报道播出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有友认为这是榆林市中院司法不独立的典型案例。与此同时,又有陕西神木县的村民向反映说:其实榆林中院“很独立”。  这样矛盾的定义,理由却很让人啼笑皆非——说榆林中院“很独立”,竟然是因为“榆林中院可以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已生效的民事调解书,拒不执行陕西省高院的执行指令。”面对这样无奈的现实,村民们只能踏上漫漫维权路。  ·榆林中院驳回村民维权诉求  执行员签署裁定书 否定院执行指令  陕西省神木县是全国百强县,也是是远近闻名的富裕县,但神木县李家沟村民却告诉,这里贫富差距巨大,像他们这样的穷人依旧度日艰难。  李家沟村民代表杨秋亮:我们虽说住在金山上,但住的都是穷人。你听人家说是神木有煤矿的地方都是富人,都是有钱的老板,实际上,我们这地方都是穷人。  杨秋亮介绍,李家沟村原本不算穷,90年代初,李家沟村委会在距村数百米的大贝峁山下,兴办了一家集体煤矿并将煤矿承包给本村村民经营。但没几年工夫,煤矿的采矿许可证、煤炭经营许可证、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就莫名其妙的变更到了煤老板王文学的名下。此后,村民们开始了漫长的维权之路。  2007年,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调解书。调解书中写道:“王文学认可神木县永兴乡大贝峁煤矿的采矿权由神木镇李家沟村民委员会享有。李家沟村委会同意王文学经营该矿至2013年9月30日止”“王文学承包期限届满时,将神木县永兴乡大贝峁煤矿及相关生产经营证照交还神木镇李家沟村民委员会。本调解书与判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2008年9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神木县神木镇李家沟村民委员会与王文学侵权纠纷一案,指定由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本裁定为终局裁定。”3个月后,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经审查:申请执行人李家沟村民委员会申请执行王文学一案没有具体执行内容”,予以驳回。  李家沟村民代表杨秋亮:院的调解书上明确写的是采矿权是李家沟的,以后就一直不执行,什么也没给我们办,营业执照,采矿证这些都没给我们办。  榆林中院领导:执行员无资格做出裁定  在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上看到,签署人为“执行员王建明”,但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某领导明确表示,执行员王建明根本没有资格做出裁定。  榆林中院执行局领导:实际他就不能署名,应该署审判员的,他没有审判职称。  :他有什么职称呢?  榆林中院执行局领导:他啥也没有,他叫执行员,实际上没有任命,他更不是审判员。  :那么,王建明以执行员的名义发出的民事裁定书是否具备法律效力呢?  榆林中院执行局领导:这应该就是违法办案,他不具备办案资格,不能办案。  此后,院执行局发出督办函,要求陕西省高院尽快处理,并将处理结果于2009年7月底前报告院。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致函省信访联席办,提出“2009年9月15日前办结神木县大贝峁煤矿采矿权变更登记。” [1][2]下一页·村民为维权耗尽积蓄  7年多维权路 村民花费已达几百万  村民们认为,院的调解书中已经明确:“王文学认可大贝峁煤矿的采矿权由神木镇李家沟村民委员会享有”,有关部门就应该为李家沟村办理采矿许可证等相关证照。村民们想知道,榆林中院依据什么裁定“没有具体执行内容”呢?   据李家沟村民介绍,2004年至今,他们为了维权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无奈之下,村民们想到了“招商引资”,于是,打官司搞起了股份制。  据李家沟村民介绍,他们这里天旱,种庄稼几乎没什么产量,年轻人只能靠外出打工赚取微薄的收入。  李家沟村民代表杨秋亮:种的是黑豆和土豆,一年打不下多少,没产量这个地方,只能靠它维持生活,如果不打工只种地的话,就没有收入。  杨秋亮告诉,七八年的官司打下来,村民们已经花了几百万元人民币。  :打官司有钱吗?  杨秋亮:没钱,我们就自筹。  :筹了多少钱?  杨秋亮:大数有几百万了。   “风险投资人”投入400多万致一贫如洗  杨埃铧从小生长在李家沟村,后来自己做生意,现在在内蒙古定居,2004年,村民为了一万块钱专程到内蒙古找他帮忙。  杨埃铧:当时他们村里拿不出钱来以后,到内蒙找的我,要我拿点钱,我当时拿了一万块钱,就说可能在2004年年底就能把这个官司拿下。  村民们说,为了收回煤矿,他们多次到榆林市、陕西省和北京反映问题,高额的花费让他们无法承受。2006年2,李家沟村召开了村民大会,同意通过自愿集资和招商引资的方式形成风险投资,搞“股份制打官司”,会议决议:若收回煤矿,风险投资与村委会将各占50%股份。作为“风险投资人”之一的杨埃铧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生活由此而发生了巨变。  杨埃铧:这官司进行不下去了,又成立了股份制打官司,就是村里面众人集资,有钱的就拿点钱,多的多拿,少的三百二百也行。我自己的亲戚朋友就400多万,我现在,我能咋说呀,官司打到人民法院,院明确指示采矿权是我们李家沟村的,当时我很有信心,没想到执行的时候这么困难,要按照现在神木县政府这么搞,没有希望。  陆陆续续投入了400多万元的杨埃铧还在期盼着,但他已从当年的那个小老板重新回归了打工仔的生活。  杨埃铧:我以前算个小老板,就因为为村里打官司现在弄的我的一贫如洗,什么都没有了,老婆天天跟我吵架,孩子上不起学,老人有病也看不起,现在就是个无底洞,没有办法。我现在只好就是吃糠咽菜,出去打工。  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前一页[1][2]

静脉曲张危害
拼团的小程序
个人怎么搭建微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