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国产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之殇商业模式空白

发布时间:2019-05-15 01:25:45 编辑:笔名

无论是前几年想要摆脱微软统治的桌面操作系统,还是现在想要打破安卓、iOS垄断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一直未能绕开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构建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生态系统是不是具有可行性。

近日,由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主办的2015自主可控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发展论坛在京举行。

斯诺登事件让大家意识到信息安全对国家、政府甚至个人的重要性,但作为智能终端核心技术的操作系统却长时间被国外厂商垄断着。

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cs第三季度数据显示:与安卓和iOS的84.1%和13.6%的全球操作系统市场份额占比相比,Windows Phone市场份额从去年的3.2% 降到了如今的1.7%。而三星自家开发的操作系统Tizen占全球移动操作系统份额仅有0.3%。

在安卓和iOS市场份额加起来高达97.7%的垄断态势下,即便微软和三星,也在说服开发者开发Tizen应用程序这个问题上无计可施。这样的大局之下,操作系统国产化之路并不被外界看好。

国家战略与市场化的背离

事实上,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饱受诟病已是陈词滥调。一些国产操作系统厂商被曝缺乏自主创新意识,在国外系统或内核基础上修改了事,并未做出真正自主的系统,以此来骗取国家经费的现象屡见不鲜。

此前的麒麟操作系统涉嫌抄袭和造假就是典型案例。而成立14年之久的国产操作系统厂商红旗也因堕入财务危机,以破产扫尾。

除了国产桌面操作系统出现的问题外,几款国产移动操作系统同样遭遇或多或少都是安卓修改而来的质疑,比如COS系统与基于安卓的 HTC Sense 界面非常相像被质疑,元心、960 OS被质疑自主知识产权的含金量或安全性。

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国产操作系统厂商都具有一定的政府背景。国家把操作系统厂商写到扶持计划里面,符合要求的便可申领经费。它的出发点是在于国家的补贴,不是从商业化角度考虑。

国产操作系统的研发若是上升到国家战略和安全地位,实际操作过程却需要通过市场化手段完成,这两个首先是背离的,还是需要市场化的手段从真正离用户体验近的方向上做这个事。互联观察人士杨磊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

奇酷科技CTO祝芳浩也表示:操作系统重要的不是靠国家的力量,操作系统从商业模式上是要要有号召力的,上下游产业链厂商能够在上面获益,不管应用程序开发者、装备制造商等都非常重要。

事实上,对于国产操作系统来说,技术并不是问题,难点是生态系统。像三星人力、物力、财力都非常强,但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Tizen一直不成功,核心原因还是生态系统。

所谓生态,就是运用开发者的支持,而这个不是通过行政命令能够决定的,而是哪个平台能赚钱开发者就往哪一个平台跑。应用程序匮乏造成用户体验下降,用户不愿意购买搭载该操作系统的,以至于形成开发者挣不到钱不愿意开发应用程序的恶性循环。

调查机构Comscore数据显示, 2015年7月份,美国智能用户总数量为1.914亿,Windows Phone用户数量在555万左右。相比之下,公开资料显示,现阶段安卓全球用户总数达14亿,iOS系统用户数量则超8亿。

用户数量的巨大差距,使得比如像今日头条这样的软件在安卓、iOS系统上更新很快,而在Windows Phone平台上只有一个版本。杨磊说道。

对于微软的Windows Phone来说,从其可用性和应用角度来看已不错了,为什么份额还在掉,如果在中国再去做这套系统,谁会使用?

不久前,微软内部宣布Windows10兼容安卓的计划遭无限期搁置。兼容可以弥补自身运用不足,但存在技术问题和授权问题,很复杂。杨磊认为,如果国产操作系统比微软做得好,这个事情还可以商量。不过,在不考虑国家战略的情况下,由厂家或产业去争取目前移动操作系统市场基本上可能性不大了。

随着时代的变化,打、发短信的功能已降为智能的次要功能,更重要的是一些APP运用和服务。而只有成熟的智能操作系统生态体系才能提供较丰富的APP运用与服务,对于起步较晚的国产移动终端操作系统来讲,从头构建这样的生态系统明显很难。

操作系统形态之变

从信息技术发展角度来讲,任何一轮IT浪潮带来的市场机会只有短暂几年,国产智能操作系统显然已错过了智能时代的市场。

然而,从服务和入口的角度来讲,操作系统的形态也在产生着一定变化。

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已不是简简单单做内存管理、技术调度、设备管理等,也逐渐并不专指桌面操作系统或操作系统,这样的操作系统已经成为过去时,已没有多大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国产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未必没有一条出路。

事实上,谷歌一直在维护全部安卓版本的演进,而随着这类版本演进的趋势,目前越来越多的处理已不在本地上做了,而是通过基于后台的云服务、大数据来给用户提供很多服务,于是本地的操作系统的作用逐步在弱化。

很多服务转到云端,终端实现的服务实际上是在云端完成的,没有云端参与,终端上做的服务是很有限的,过去需要对装备支持的操作系统,价值没那么大,目前更多需要的是对服务支持的操作系统。祝芳浩说,现在智能操作系统的格局已定,如果再做一个安卓,其实意义并不大。

但未来或许会出现颠覆性的、其他形态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或这类颠覆会出现在不同的产品形态上,但现在来讲,短时间内还看不到这样的颠覆。

在祝芳浩看来,从未来机器人角度来讲,机器人需要一个能够智能学习的终端操作系统,这样的操作系统将变成机器人的内核,而类似这样的内核会变得非常有价值,当然,这样的系统还离不开各种各样的服务,但是本身智能性比智能的强。

如果从这个角度讲的话,肯定还需要对智能终端操作系统进行持续性的投入,才能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

这是另外一个业态,你的发展进步慢,可能是整个行业发展慢。当这种业态的规模足够大,就可能成为标准,这就看这家公司的切入点,比如物联、机器人、智能硬件、智能家居等等。祝芳浩说。

随着物联的发展,像Windows之于PC、安卓和iOS之于操作系统,基于物联的操作系统也会不断冒出。

华为在2015华为络大会上推出一款物联操作系统LiteOS,虽然引起不少关注,但被业内人士认为亮点不多。

随着技术的成熟,行业内必然会逐渐构成统一的标准。这也许是国产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的机会和价值所在。

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操作系统实际上已变成一种服务,一些超级运用本身就已是操作系统了。

比如说,就是一个操作系统,提供通讯、支付、电商、游戏等各种各样的服务。其实这些服务乃至是无所不能的,人们需要的东西都可以做,关键在于需不需要,至于说具体是iOS还是安卓操作系统,都不再是关键了。祝芳浩说。

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
治疗宫颈炎用的药物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