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出招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3:03 编辑:笔名
文武庞大的身躯如枯木倒地,一声山响。他捂住左眼,哇哇大叫。
飘身后退,我给出闪电般的一击,周围一片哗然。卡擦,苍啷,哗啦啦,怒吼,狂叫,惊讶,奔腾,呼号……
几十名卫兵刀枪出鞘,凶神恶煞般把我团团围住,似乎要把我生吞活剥。
负手,神态自若地踱着方步,我目视众人一圈,腰间长剑在匣中蠢蠢欲动。
慑于我“碧血神君”的威名,无人敢上前半步。
做出这大胆一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带着随从“小豆豆”踏进文彬的军中大帐,我就感觉到杀气腾腾。小豆豆在我身后亦步亦趋,显得紧张。
“镇定!昂头!挺胸!”
我用蚁语传音,告诫小豆豆。
小豆豆命苦,在他七岁流浪街头时,被我收养,一晃十年了,十年内,勤加苦练,内功与刀法日渐有了火候,至少可以跻身高手,他天资聪颖,是块练武的好料。现在就是要在实战中锻炼搏击之术,这也是此行带他的目的,尽管元帅与众将军力荐我应该多派高手护卫。
文彬傲慢地躺在雕花虎皮大椅上,他宠爱的金丝绒狗正舔着他的手指。
“哈哈——兄台来了,有失远迎!”
他作势欲起,我紧走几步,朗声大笑。
“哪里哪里,兄弟,为兄看你来了——”
其实,文彬的二员悍将文武文龙兄弟正怒目而视,手按住了剑柄。
我顺势走进文彬,左手按住他的右手,右膝堪堪抵在他胸前半步,只要有风吹草低,我完全可以制住文彬……
金丝绒狗真是名符其实,浑身白毛,似雪球,滴溜溜的圆眼放着蓝光,利爪上涂着蓝汪汪的液体,看得出文彬煞是喜爱。
“去,一边玩,宝贝!”
他松手,小狗闪电般从他怀里蹿下。
文彬还想挣出我的掌控,双手扶椅。
运力,真气贯于我的左臂,衣袖鼓起,他也在奋力抗争,但,内力稍逊于我,于是,他轻叹着,缓缓坐稳。
“不知此次,兄弟招哥哥前来,有何要事相商?”
就在前两天,文彬率十万大兵压境,一字长蛇阵,封锁我军南面所有出口。
“兄台,我们主子还是希望贵国臣服,限定十日做出决定,否则,大军踏平……”
“哼!”
我一声冷哼,文彬止住话头。
老奸巨猾的文彬调转话头。
“来来来,兄台,那么今日不谈国事,你我兄弟畅饮几杯吧,多久不曾见面。”
“那是,想来还是前年中秋之夜在华山南颠,对月赏酒,没想到,分隔两年,你就官居元帅。”
“哈哈,彼此彼此,各为其主,您不也……”
文彬皮笑肉不笑。
有卫兵端来酒肴,分宾主落座。
“义父——”
小豆豆上前一步,急急说着。
一摆手,端起水晶杯,我仰脖……
“好!好!好!兄台不愧是胆识过人。”
文彬狂笑着。
酒没问题,杯子上涂有毒液?隐隐有一丝气息游走在体内。
“奇魂夺魄散。”
深吸真气,把毒气逼在右手小指尖。我慢慢吐出几个字。
“是!是!兄台见多识广,相比知道它的厉害。”
“见血封喉,运用真气时半小时内发作,全身溃烂而亡……”
“哈哈哈——”
帐内振耳的狂笑似乎在嘲笑我和豆豆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大哥,废了他!”
“废了!废了!”
文武叫嚣着,指手画脚。
我痛恨的是他那“叶下摘桃”的歹毒动作,他蒲扇大手长满黑毛,竟然敢在老夫面前张牙舞爪?
“大哥,发话!”
一向阴险的文龙也在催促了。
文彬依然微笑着,不语,手按酒杯。
小豆豆冷色发青,手在颤抖,他双手纂拳,我知道,只要对方一旦发难,豆豆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心头一热,几个念头闪过。
战?降?逃?和?
文武狮子吼还在吼,文龙的喋喋怪笑如女人妞妞。
心一横,出招!
算准方位,飘身后移,如脑后长眼,“雪后苍龙”,我的重拳砸在文武的左眼……
文武应声倒地,文彬已堪堪站在我的面前。
“士可杀不可辱,有能耐,与爷大战三百回合!”
文彬纹丝不动,他显然是想用持久战术,等待我毒性发作。苍啷啷,一撩青布长袍,一汪清泓,碧血剑已经出鞘,小豆豆闪在我身后,凝神绽目,拔出一对弯月金刀……
(是夜,做此梦,醒来依然热血沸腾,于是记之)

201 97

共 1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做梦都是故事,而且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武林高手,有勇有谋,使人敬佩。欣赏佳作。【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9-08 21:05:19 期盼新作!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幼儿流鼻血
孩子中暑怎么办
急性腹泻应该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