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上海德比互殴孰之过京津鲁如何对付足球流氓

发布时间:2019-05-10 15:53:47 编辑:笔名

上港申花球迷发生冲突

看球吧讯 在周末的上海足球德比过后,一名在微博上名字叫做“上海丧戆团体足球俱乐部”的民@我,跟我说:“请周老师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是一篇文章,简单评价一下一而再再而三袭击申花球迷的上港球迷们。”

听说在上海德比的现场,发生了至少3次比较大规模的互殴事件,有报道说,现场警方拉都拉不开,脸都抓破了,还有照片。搜了一下上海球迷互殴的视频,双方都有所谓对手球迷动手导致本方球迷受伤的说法。

笔者本人不在现场,没法对这件事情做出什么判断。准确地说,这件事情和“墨尔本球屁横幅事件”是两回事情。前者是个道德问题,可以批驳引导;而互殴是治安事件,应该归警察管。这种扰乱赛场内外秩序、造成流血的行为根本都不是球屁了,应该算是球迷流氓。

在互联上搜索一下,其实上海德比的互殴2014年就已有之,2015年也有,今年还会造成这样的问题,警方的预案,安排和现场的处置弹压能力是否是应该回去好好总结?

体育比赛是文明的战争,是文明的竞争。在古代战阵上,为本方助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擂鼓给自己人叫好;另一种是裸衣袒体,辱骂对方。前者在现代是文明的,应当弘扬;而后者是一种挑衅行动,在现代是下流下品的,应当遏制。

“墨尔本球屁横幅事件”本身就是一种挑衅,容易造成双方的情绪对立。在这一问题出现后,笔者在《REP上海?还是RAPE上海?绿地俱乐部应弘扬正能量》一文中曾经呼吁,曾经希望绿地俱乐部和上港俱乐部双方都能出来表明态度,和不文明的助威活动划清界限,减弱上海德比中可能出现的不文明行为的压力,惋惜这1倡议并没有得到积极响应。

在上周,笔者应邀去上海出席一个活动的时候,看到了绿地某发言人接受五星体育采访时,表示不支持这些“墨尔本当地人”的行动,但是并没有给这一行为痛斥其非;而上港方面也没有对“墨尔本事件”憋了一肚子气的本方球迷进行合理的心理引导。

中国的体育比赛办赛成本居高不下,很大的一个缘由在于安保问题。而安保问题的核心是观赛人群的观赛礼仪、观赛纪律糟糕。热情很容易被煽动成狂暴,造成不测事件。这和教育程度不够,少数人素质不高有很大的关系。而社会、特别是媒体们没有构成严正的舆论对此进行批驳,还有一些无知的人把糟粕当球迷文化为这些会造成他人不快的挑衅性球屁和球迷流氓行为张目,实在是使人遗憾。

笔者2002年在韩日世界杯于北海道看过英阿大战、2006年德国世界杯在柏林的奥林匹克体育场看过德阿大战;也在2014年采访巴西世界杯的时候在马拉卡纳运动场看过哥斯达黎加对乌拉圭。至于亚洲杯、亚冠的韩日澳主场、美国女足世界杯乃至德甲的赛场也都去过,国外比赛现场的安保人员都少得让人吃惊。哪像中国这样要出动防暴队武警加上保安成百上千的围着看台?

虽然安保人员少,但是现场的监视器材是的,你在德甲赛场往里扔个充电宝试试,现场的摄像机马上追踪扫描抓到你,直接送局子,进球场流氓档案,遭到罚款还被禁现场看球。

如果上海不明白怎么和球屁行为以及足球流氓做斗争,不妨看看其他省市是怎么做的。

2009年开始,山东济南警方就对违反赛场秩序的观赛者建立足球流氓档案,对球迷流氓采集DNA,进行重点管控。根据《中国周刊》的报导,到2012年为止的3年之内,有在赛场外扔砖头打砸对手大巴车,赛场内点焰火等行动的近百人遭入档,这种做法对济南赛场的净化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笔者在前几年的采访中得知,由于京津两地的球迷矛盾,所以天津市一直非常重视赛场安全问题。一名天津的曾经在前几年的某次津京德比前告诉我说,市委宣传部周三开会直接下严令,要求各家媒体必须给津京德比降温。结果这家报纸在赛前竟然一篇预热的文章都没敢登,那些登了的报纸也普遍缩小版面,简单介绍个字,文章中不敢使用“复仇”、“血战”等刺激性词语渲染。

第二天,去现场看球的北京球迷都被堵在了泰达球场看台下的通道里,没让出来,半场后就被轰回了回北京的车上。后来几年,京津之间的德比,双方的官方球迷组织都不再组织集体赴客场看球,去看球的也要求不要穿有客队标识的球衣和戴围巾等标志性物品。这类做法相对来说比较消极,但是至少是一种重视管控的态度,是在保证不出事的前提下做的妥协。

此外,天津泰达当时还有自己组织的较为先进的官方啦啦队,对此有一件事笔者印象非常深入。某场比赛,现场裁判判罚不合天津球迷的情意,出现了山呼海啸般的集体京骂。当时泰达队管球迷部的官员柳达匆忙从看台上跑下去,跑到自己的官方看台附近,和组织的球迷商量后,挥动双臂指挥大约1000多名官方球迷唱歌,压抑了现场的京骂,带领散户球迷一起文明助威,这多少也是俱乐部的一种态度。

再看看北京的方式是如何对付足球流氓的。

首先说说首善之区是怎么重视这类群体活动的。2003年中超赛季开赛前,在丰台体育中心,笔者因为在会议室里采访1名领导没有走出来,结果偶然“蹭”听了一次内部会议。当时是北京市的一位副秘书长领衔,包括丰台区政府的领导在内,现场有大约40多人,分别来自市局公安、丰台分局、市交通局、消防武警、120急救、市卫生局和丰台卫生局乃至区内3家医院的急救科负责人、西站安保负责人、丰台区体育局和体育场的领导工作人员等等,林林总总。一个一个部门的人说准备的如何,隐患有什么,和那些部门对接还不畅通。全部会议用时40分钟开完,每家都简单扼要,有问题当场拍板解决。其中安全问题,球迷快速离场疏导都是重中之重。交通部门如何在比赛结束后,迅速调派交通大通道车在附近待命,向地铁一号线运送,各个环节都精确到了分钟的程度。客队球迷有专门的警方保护安保通道撤离,谁是保护的警方队长,要不要交通先导车,护送到哪里分离,都是现场拍板记录到人的。

另外,在每个北京国安的主场结束后周一,各个部门还会再开一次碰头会,报告主场中产生的事情,发现的隐患,如何解决。

2005年,笔者在采访中超的时候,曾亲眼在工体北门看到了飞奔来的两名足球流氓手持砖头向赛完出发回家的山东球迷大巴投掷,砸碎了山东球迷的大巴玻璃。事情产生的非常突然,看到扔砖头,还没回过神来,肇事者就逃逸了。

事后,北京赛区遭到了通报批评,笔者当时所在报纸跑公安口的说,大型活动处和朝阳分局分别向公安部和北京市做了检查。下一个主场,北京市公安局和朝阳分局都做了布置,赛后疏散的时候,现场直接“按”了3名不听指挥,听说向警方投掷水瓶的球迷流氓,进行了拘留。

这三人后来在北京电视台出镜承认错误,表示悔过,并且劝说其他球迷不要学自己。那一年随后的每一个工体主场,赛前赛中都会反复播放这三名被拘留的球迷流氓的录像,震慑现场。

当下,很多有破坏性的球迷流氓是在络上联系叫嚣集中的,对于这种在络上联系组织起来的“球屁组织”或“球迷流氓组织雏形”,北京市公安局对“京骂足球同盟”的处理就非常典型。

2007年7月底,北京市公安局对在百度贴吧上注册的“京骂联盟”中的活跃分子凌力(化名)进行了拘留。被简称为“JM同盟”的这群人是有组织的活跃看球人群。他们的活动宗旨是在看国安的比赛时,看到不合自己心意的判罚,或者对手球员的一些不合自己心意的动作,展开有组织的集体京骂,据说核心人群有30多人,常常会组织聚会,一起吃饭。

“京骂联盟”把京骂当做北京球迷文化,但是这其实是一种不文明的糟粕助威方式,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虽然这个“京骂联盟”并没有像上海德比这样在现场实施恶劣的打架斗殴行动,但北京警方还是以“扰乱大型群众性活动秩序”的理由对其主要人员进行了7天的拘留。2007年7月以后的那些主场赛前和赛中,北京电视台拍摄的北京市公安局对“京骂联盟”的处罚的视频也在主场大屏幕进行了播出,再次对一些可能出格的球屁行为进行了打击。

固然,上海德比的互殴现场,也有值得赞扬的一幕。1名叫做“三目童子看世界”的民发布的一段视频中,1名警方人员单独在现场制止了1名身穿红色上港球衣的球迷向蓝衣绿地球迷的攻击。在视频中,这名警察不断劝阻双方,并将他们拉开,显示了很好的的耐心。但是这类单个人的行动不能代表整体更有序的安排。

造成上海德比互殴到底是谁的?媒体正面发声足够么?在两队之间的某一支降级或者某个俱乐部消失之前,上海的德比还会继续下去。赛事的组织方、警方、双方俱乐部,是否是应该好好想想下次该怎么办呢?(周超)

葵花护肝片
葵花护肝片
葵花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