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墨舞暗光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24:19 编辑:笔名

【一】千万别回头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静谧的夜空在我耳畔响起。我激灵灵从梦中惊醒。慌乱地打开灯,一眼我就看到了妻子正坐在我的身边瑟瑟发抖,她的脸色惨白、目光呆滞;嘴唇由于过度惊吓而变的青紫;额头密密麻麻地渗出了一层冷汗。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关切地问:“你、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她的手冰凉而又潮湿,那种彻骨的凉意像触电般袭遍我的全身。她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嘴里含混不清的重复着一句话:“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妻子的异常表现让我心生不快,无非是一个恶梦而已,何至于如此的大惊小怪。我耐着性子拍着她的肩头安慰她:“好了好了,别怕啊,只是做了一个恶梦不是真的。”妻子的头在我的怀里摇的像个拨浪鼓:“非梦,是真的,我真看到了。”  我故作轻松轻松地说:“那你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啊?瞧你,一个梦也吓成这样。”妻子仍然不相信地问:“刚才我真的是做梦吗?”我拍了拍她的脑袋:“当然是做的恶梦啊,你看我们这个房间就你和我两个人,哪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啊。”妻子果真环视了一下房间四周,心绪稍微平静了些,然后颤着声说:“刚才在梦里总是有个声音对我说你敢回头吗?我在这儿呢!于是我就回过头去了,结果我看到、我看到……”妻子说到这儿声音竟变得急促起来。“究竟看到了什么?”我追问到。  她没有回答我,却突然间从我怀里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我。我吓了一跳,她脸上的表情霎那间变得无比的诡异,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奇怪表情。她盯了我许久许久,突然间幽幽地问我:“非梦,你敢回头看吗?”  我的心禁不住“咯噔”一声,我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这样,要放在平时我早就毫不犹豫地回过头去了,可是现在深更半夜妻子如此怪异的问话却让我有些怕了……“非梦,你敢回头吗?”妻子挑衅般的又重复了一遍。我有些生自己的气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回过头去又能怎样?难道我的房间里会有鬼不成?于是我把头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向后转,然后猛地一回头……  身后除了一堵雪白的墙外什么都没有。我长出了口气,暗自嘲笑自己是个胆小鬼,我想现在妻子应该相信她刚才其实只是做了一个恶梦吧!于是我笑着转过头去……刹那间笑容在我脸上凝固了,我像傻子一样惊呆了,因为我的妻子,不见了……  一瞬间的功夫妻子踪迹不见,这怎能不让我感到惊骇,我的手心里开始呼呼冒冷汗了,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敢断定妻子刚才不是做梦。“兰,你、你在哪里啊,快出来。”我焦急地呼喊着妻子的名字。门窗紧闭,显然她并没有出去,可是我搜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却依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我的妻子就象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只有徒劳的一遍又一遍呼喊着她的名字。  突然房间里的灯光暗淡下来,妻子的声音却从我的背后猛然间传来:“非梦,快回过头来啊,我在你身后呢!”我猛然回过头去。“啊”的一声尖叫我倒退了三步,身子撞在了门上,我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妻子,不,确切地说我是死死地盯着妻子的身后。妻子正用一种迷惑的眼神看着我,可是她的背上分明正趴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不,是一个女鬼。那女鬼红衣红裤,红色的头发遮住了她半边铁灰色的脸;红眉毛红眼睛红嘴唇,她伏在妻子的背上,两只穿着血红色皮鞋的脚在空中来回直荡;她那两只血淋淋露着白骨的手正死死的掐着妻子的脖子,可是我可怜的妻子却浑然不觉。  妻子见我正惊恐地看着她的背后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她就想转过身去看看。“不,兰千万别回头,别回头。”我声嘶力竭地喊着。因为我知道如果妻子看到身后的女鬼肯定会被吓死,妻子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我就这样倚住门框站在妻子面前,跟那个女鬼对峙着。我分明看到妻子的脖子上已经流出了鲜血,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感觉。我流泪了,因为我无力去阻止那个女鬼。  忽然间,那个女鬼的手臂猛然间暴长,迅速地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向我的眼睛抠了过来,我“啊”的一声惨叫后脑撞在门上昏死了过去……当我慢慢睁开眼睛时,窗外已是阳光灿烂,妻子正用力推搡着我的身体,一边推一边骂:“你这懒猪都九点了还不快给我滚起来。”我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恐怖事情。我一眼就看到了妻子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血痕,我的身体又开始筛糠了。我哆嗦着用手指着那道伤痕连话都说不清了:“你你你……”  “你啥呀你。”妻子厌恶的把我的手打掉,随即脸上飞上两朵红云:“你说你昨天晚上是咋回事儿啊?跟疯了一样,看把人家脖子咬的。”我不禁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我慌忙解释说:“昨天晚上你说你看到了可怕的东西,你还问我敢不敢回头,后来你就不见了,再后来我就看见你后背上趴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鬼,还用手掐你的脖子。那女鬼要抠我的眼珠,然后我就一头撞在门上昏死过去了……”  “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神经病。”妻子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的话,“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吗?”我不相信地问。“能发生啥啊,你折腾完了就跟个死猪一样呼呼睡到现在。”“那、那女鬼呢?”“鬼你个头,快滚起来扫扫地把垃圾扔出去。”妻子说完一转身走了。、  我呆呆地坐在床上迷惑不解,莫非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梦不成?我一边想着昨夜的事情一边扫地。突然间在门后的角落里赫然躺着一双血红色的皮鞋,我身子一震僵在当场。这双鞋我太熟悉了,不是妻子的,妻子从不穿红皮鞋而且尺寸也不对,这皮鞋分明就是那女鬼穿过的。我慌乱地拾起它扔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妻子为什么不肯承认曾经发生过的诡异事情?她瞬间的消失是怎么回事?她后背上的女鬼又是怎么回事儿?而且她始终也没有告诉我她回头时究竟看到了什么?所有的谜团直到现在我也未曾解开,我也不敢去问妻子。但是这件事却成了我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二】不要脸的女鬼    自从那天晚上我与妻子发生了撞鬼事件后,我就开始变得有些神经质了。总是疑神疑鬼,为此没少跟妻子吵架。谁成想屋漏偏逢连阴雨,还没等我从心理阴影中彻底走出来时,却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的地点依然是在卧室。不过这次经历我没敢对妻子讲,怕她又会骂我神经病,于是我便把这件事埋在了心底深处。  黑幕落下,萧瑟的秋风在无垠的深夜里肆无忌惮地吹着。房间里寂静无声,我正在睡梦中畅游着,突然间一种久违的异样感觉袭上心头,敏感的我刹那间惊醒睡意全无,我的神经开始习惯性地紧张起来,那是因为根据经验判断我的身边肯定有一种诡异的东西存在。我猛地睁开双眼,朦胧中赫然发现在我的床边果然坐着一个人形的东西,确切地说那就是一个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青挂皂一身黑衣,长长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五官,判断不出年龄。我看不到她的眼睛,却分明感觉到有一种邪恶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我。虽然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但蓦然发现这样一个怪异的陌生女子深更半夜突然出现在我的床边,我还是感到了莫大的恐惧。多年来与灵异打交道的我早已练就了超强的定力,尽管内心恐慌,但终究没有乱了方寸。  我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妻子,幸好她没有醒来,否则肯定会被吓得半死的。我深呼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跳动过快的心率,决定奋起反击改变以往那种被动的局面。我卯足了劲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顺势双掌直击那女人的面部。说时迟那时快我“啊”地一声摔倒在地上。我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那神秘的女人,我确信我的手确实碰到了那女人的脸,可是让我感到震惊和害怕的是那女人根本就没有脸,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五官,没有眼睛没有眉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我的双手接触到的只是非常平滑的一块皮肉,也就是说被长发遮盖着的原本是脸部的位置根本就没有脸。  我趴在地上挥汗如雨,这个女人确实是正面对着我,怎么会这样?我不甘心,决定与她拼个鱼死网破,看个究竟。我运用了全身的力气再次腾空而起双手一把抱住那女人的头前后左右一阵乱抓,我再一次摔在地上筛糠般的哆嗦起来。事实证明这个怪东西确实没有五官,身形像女人但却是个不伦不类的怪物。我失去了反抗的勇气,气若游丝。那个女人却突然站起身来向门口移去,随即穿门而出销声匿迹了,我吃力地爬起身来追到门口,门是从里面锁着的,可是她是怎么出去的啊?天啊!这个东西不伤害我却来吓我,究竟意欲何为啊?我想不出猜不透。  我脱掉了被汗水湿透的衣服疲惫的坐在床上呼呼直喘。我侧目看了一眼我的新婚妻子,这个死丫头睡的正甜,她的老公刚才跟怪物一番激烈的搏斗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发觉。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突然间我的妻子说了声:“她走了”。吓的我一把抱住了她连声的问:“你、你说谁走了?”她没有回应仍旧呼呼睡着。天呢,这个丫头是在说梦话还是?如果说梦话为何又如此的巧合呢?我心里乱极了,一直睁着眼睛到天明……    【三】一张冥币    我想我是在家里待不住了,第二天我就跑到市里帮哥哥开出租去了,每个月才回家一次。有人说汽车司机尤其跑长途的货车或出租车司机遇到的希奇古怪的事情比较多,这话一点没错,毕竟汽车司机走南闯北的见多识广,他们啥地方没去过,因而在行车过程中遇到些诡异的事情也是在所难免的,可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我虽然不是汽车司机但我却有过押车的经历,那时侯我哥哥开出租车,晚上的时候我经常帮他押车,下面就说一个我遭遇过的一张冥币的事儿。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和哥哥正准备收车回家,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边听音乐边东一句西一句的跟哥哥闲聊。车开得很慢,我们俩很是惬意,享受着一天之中难得的轻松时刻。突然在前方不远处,有个黑衣女郎在向我们不住地招手。说句实话这个黑衣女子的打扮确实有些怪异,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搞得跟武侠小说中的“夜行人”似的,加上那一头乌黑过肩的长发真是酷酷的,韵味十足。早已疲惫不堪的哥哥不禁皱起了眉头,显然是不想再拉客人了,我说今晚就再拉一次,能多赚点是点啊。车子停下了,女子快速地坐在了后排坐位上说了句:“去西郊医院。”然后就把头仰靠在了座位后背上不再言语。透过后视镜这女子的样子着实吓了我一跳,她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血色全无,好像病得不轻,看来是位严重的贫血病患者。  车子发动起来哥哥却没开,我问怎么了?哥哥说咱们这地方的西郊好像没有什么医院啊?我一听,对啊,在这个城市生活这么多年了,从没听说过西郊有医院啊?狐疑之下哥哥转过头去问女子:“大姐,你是去西郊医院吗?西郊好像没有医院啊!”“你只管往前开就是了,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了,到地方后我会告诉你停下的。”女子显得很不耐烦。哥哥没再说话,径直顺着公路向西疾驰而去。渐渐的城市的楼群和灯光变得模糊起来直到消失不见……  前面的路忽然变得更加黑暗起来。路的两侧什么都看不见,像是一片虚空的深渊。在车灯的照射下,只能看到前面一条很窄的路笔直地通向未知的远方……在行驶的过程中,我一直悄悄地关注着那女子,天啊!那女人把头仰靠在座位后背上一动不动声息皆无;长发遮住了她整个的面颊,加上她的装束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神秘!我头脑里瞬间闪现出僵尸的画面来。这种想法把我吓了一跳便不再敢看那女人。  我看走的这条路太过陌生,便悄悄地问哥哥:“这是什么路啊?”没想到哥哥的回答差点没让我背过气去。哥哥一脸疑惑的对我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路,从来没走过,我去西郊也很多次了,但从没见过这么一条又窄又直的小路,反正现在我也糊涂,现在只能客人让咱上哪咱就上哪!”我心里又犯嘀咕了,总觉得今晚上很是蹊跷。  前面的路越来越窄了,窄到只能容纳这一辆出租车过去,四周也是越来越黑。我从来没经历过如此黑暗的夜晚,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外面雾蒙蒙的一片,不知什么时候起雾了,而且越是往前走雾气越大,使原本陌生的道路更增添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车速越来越慢,几乎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更要命的是按照时间推算西郊早该到了,可现实的情况是莫说西郊仍不见踪影,连我们身在何方都搞不明白了。我甚至在怀疑若再这样走下去是否会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也许是地狱但绝不会是天堂……  后面那女子依旧像断了气一样悄无声息。她究竟是干什么的?我猜测着。从外表看除了神秘外看不出任何的身份来。我终于忍不住朝后问了一句:“大姐,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按时间算西郊早该到了啊?”没有任何反应。没有听见还是睡着了?我又大声重复了一遍,依旧声息皆无。我心里有些发慌了,我赶紧示意哥哥把车停下来,我战战兢兢的把脑袋凑近那女人,大声喊了句:“喂——”还是没有反应。我看了一眼哥哥,他显然比我还紧张。我心头不禁“咯噔”一声,难道她?我哆嗦着把手探向她的鼻孔:“哥,她死了!”我恐怖地朝哥哥喊道。哥哥闻听此言吓得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起来。正当我俩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冰凉的手捉住了我的手腕,我刹那间如坠冰窟。那看似早已绝气身亡的女子蓦然睁开了死鱼般的眼睛,狠狠盯住了我。那目光中带着十足的阴冷,我挣扎着挣脱开她的手,虚脱般地坐回坐位上大口直喘着粗气…… 共 1042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如何避免泌尿系统感染的产生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

上一篇:乘火车晨笔1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