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鬼眼术士 第86章 昨晚干坏事去了?

发布时间:2020-01-18 17:17:42 编辑:笔名

鬼眼术士 第86章 昨晚干坏事去了?

“睡吧,一会睡到半夜的时候,可得老实一点。”

凌痕坐直了身来看着她,问道:“怎么?”

“我怕你半夜的时候爬到我床上来的呀。”

凌痕一时就有种被呛到了的感觉,楞是讲不出话来,半夜里也不知多久了才睡觉,迷迷糊糊中,忽地觉得有人走近,他这心也提了起来,暗道:妈的,这女子真是不死心呀,她要是硬来的话,老子该怎么办的呢?

那知正这么想着,却觉得有件被子盖在身上,心头怔了一怔:原来她只是来给我盖被子的。

心头登即有一丝温暖的感觉,自小到大,除了爷爷外,再就是好友何轩对他不错,外人那是将他瞧不起,倍感世人的冷寞,这时忽然有人对他有着那么一丝异样之举,不禁令得他感动了起来,便觉得这个女子到也不是一是处。

这天才亮,他的房门便被打脚踢的一阵乱轰,不用看便知这一定是齐燕芸干的好事了,凌痕虽是被吵醒了,却懒得去开门,用被子把耳朵给捂上,给她来个不理不采。

到是于艳给吵得不行,只得去给她把门给开了,她直接就闯了进来,看到凌痕躺上沙发时,先是怔了一怔,然后却一脸鄙夷之色,道:“你就装呗,一点都不像。”

于艳只是笑笑,也不理会,直接去刷她的牙,一会好下去吃早餐了。

齐燕芸见他不理自己,不禁大怒,一拳重重就击打在他的屁股上,凌痕大怒,起身怒道:“你发疯了,大清早的干什么?”

“你以为这样装我就相信你了吗?滚一边去吧。”

凌痕不解地问道:“装什么装?”

“昨晚在床上干了坏事,一大早就跑到沙发上来睡,你以为这样别人就相信你了吗?连作贼都不会,还想干什么坏事呀?”

凌痕总算是见识了她的厉害之处,这女子纯粹就是胡搞难缠,你越是理会她,她越是要你难堪,还不如给她一个不理不采的好。

我凌痕又不是你老公,我爱跟谁睡了,在房里干些什么又关你屁事了,这是该你管的事吗?

“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话可说了。”

凌痕坐了起来,看着她道:“我说……你没什么不对劲吧?”说着伸手来摸她额头。

齐燕芸气怒之下把他的手拍开:“把你的脏手拿开,不知干什么坏事去了,还想摸我。”

这都什么话了,摸你!

这要是叫得别人听去了,那还不误会了。

“有吃早餐了没?”

“我气都气饱了,还用得着吃早餐的吗?”

“生气!谁惹你生气了?”明知道她跟自己过不去,心想这女子可不能惯着,不然她在自己面前还不闹翻了天了。

“你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气我的。”齐燕芸气鼓鼓地说道。

“我说……你要气就气,可不许把气洒我身上。”说罢,也起身跑去卫生间了。

于艳就在里面,看着他摇头笑道:“你这算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的呢?”

凌痕闻语一惊,想起了老头子的话来,自己虽有桃花运,这桃花劫也是不可避的,只是自己与这俩个女子又算什么了,连桃花运都不算,又何来的桃花劫了?

齐燕芸走到卫生间门前,盯着里面的俩人哼了一声,冷笑道:“我可警告你俩人了,好是不要叫我发现了你们什么的不轨行为了,不然有得你们好看。”

“疯子。”凌痕一边刷着牙,一边转头看她,只能是报以这样的一句了。

于艳办理了取机票的手续,一看时间上也差不多到机场去了,出去拦了辆的士,那齐燕芸竟然也跟了上车,凌痕看着她问道:“你这是……”

“这关你屁事了,老娘爱上哪就上哪。”把头扭一边去,看那样子她心里的气仍是末消,只是她这气来得也太莫名其妙了,这因何而生气了?

凌痕心想与她多讲一句都是废话,这种女子好就是半句都不跟她说。

来到了机场后,办理了登机手续,却见得她也跟着办理登机手续,凌痕楞了楞,却也没多讲什么,这女子尽干些莫名其妙的事,早就叫得他大开眼界了,这时也不以为异。

只是她这是上哪去?

到东来市……难不成跟踪我去的?

一时就沉默了下来了,真要这样的话,那自己的日子还能太平得了吗?

这女子的脾气他已经领教过了,只要她想干一件事时,只怕非得干成了不可,只是我又没招你惹你了,你跟着我干嘛了?

登机后,却又让他遇上了一位熟眼的人了,那位一下子就步小跑到他面前来了,激动地伸出双手来握住了他:“恩人呀!我们这可是遇上了。”

凌痕一看,这不就是从白虎帮手里救出来的那位,再瞧一瞧他身后,那个女子也跟在其后,看长相就知是父女俩了:“哦!俩位这是上哪?”

“我是东来市人,在云省这有公司在这里。”他接着问道:“听恩人的口音,应该也是东来市人吧。”

凌痕点了一下头,那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这是我女儿王紫夜,我是东来市永盛集团的董事长。”说着,递上了他的一张名片。

凌痕闻语又点了一下头,接过了他的名片放进口袋里,一时也不以为异,永盛集团的名头他还是听说过的,那是一家大型的公司,却不曾想自己会与他们的董事长这番际遇。

见凌痕不怎说话,平时谁见了他那还不尊称一声王董了,不过这凌痕那天在白虎帮一番作为,就是丁寒也不得不卖他这个面子,就知这不是一般的平常人,到是不敢将他得罪了,笑着说道:“恩人这是回东来市呀。”

“我叫凌痕,你可以叫我这名字,别恩不恩的,那太难听了。”

也知道老这么恩人的叫不妥,只是凌痕没把名字说了出来,他也不好追问,一看俩人挡住了大伙的走路,便闪过了一边,道:“凌痕,不知你有号没,有的话到了东来市手好联系一点。”

“王董的名片上不是有你的号了吗?到时我打这个就可以了。”他到不是挟恩自傲,那天丁寒硬是把于艳塞给了他,他心气不过就叫丁寒为难了一下,硬是把父女带走,并没有居恩自大之意,再说了现在的自己也找到了正式的工作,实没必要再去麻烦人家了,就算你找了去,人家看着这次事件的份上,那还不另眼相看了,只是这样作人也实在是没什么味道了,因此也就没要跟他再见的意思。

听他这么说,显然是随口道来之意,心下甚是奈,他也是明白人,似这种高人那是求也求不来的,只要跟他搞好了关系,今后有什么困难的时候请他出个手时,那问题就很容易得到解决的,只是人家根本没那意思,他可不敢强行而来。

到了他的座位时,凌痕又苦笑了一下,在他旁边坐着的那一位,竟然就是齐燕芸。

这女子还真是有能耐,不仅查到了他要到何处去,连他的座位号也知道,还坐在他的身边来,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她办不到的?

齐燕芸抬头朝瞧了瞧,问道:“那是你老婆与老丈人?”

“你能耐不是很牛的吗?那就慢慢猜去吧?”把行李放好,坐了下来,原本回东来市还有点兴奋的,一见到了她,那心情就有点郁闷了。

“哼!就你那熊样,也能找得到那样的老婆。”对此哼之以鼻。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凌痕翻了翻白眼,这女子不是没事找事的吗?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看看你是不是一个诚实的人,那知这一试之下,就试出来了。”

“既然都失望了,那跟着我干嘛。”

“切!谁说我跟着你的了。”齐燕芸给予否认。

“不是跟着我的,这事能有这么巧的吗?”一点都不相信她的话,这女子滑头得很,话也是没句好话,谁又知道得了她下一句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话了,信她的话,那你就悲催了。

“东来市有我的公司,我去公干,这算是跟着你了。”

“你自己开公司?”

“不行的吗?”

“行!怎会不行的呢?有能力者居之,我别说是开公司,就是找份工作也得焦头烂额了,还得为解决温饱的事伤脑筋。”

齐燕芸扭头瞧着他,冷笑了一声:“你一出手,就把青龙帮的二百多万拿到了手中,还会差钱了?”

凌痕嘴巴一下子就张大了,看着她半响说不出话来,这事……她居然也知道!

“怎么!很是吃惊,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齐燕芸冷冷地瞅着他,似是一付看透了他一般。

“你……是怎知道这件事的?”

“哼!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总之你是大款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别在我的面前装穷装傻,老娘不吃你这一套。”

上海远大医院正规吗
四川省生殖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安阳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贵阳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石家庄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